عربي   English  Français  Русский  Español

  何为“科学政策平台”?

“科学政策平台”意指“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科学政策平台”将充当科学界与政策制定者之间互动的界面,致力于加强科学在政策制定过程中的应用,并建设在政策制定过程中应用科学的能力。

我们是否需要一个“科学政策平台”?

许多组织和倡议均对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问题上科学与政策之间的互动有所贡献。但是,目前尚无任何已获得科学界和政策界双方认可的全球性机制,可以汇集、综合、分析信息,以供诸如各种全球环境公约和发展政策对话等一系列政策论坛中的决策之用。

继一项差距分析以及2008年和2010年间召集的三次政府间和多方利益攸关方会议之后,确定有必要设立一个新的平台,以填补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方面科学与政策的互动之中存在的空白。

“科学政策平台”将做些什么?

“科学政策平台”将对各国政府、相关多边环境协定和联合国机构,以及其它相关利益攸关方提出的与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有关的科学信息索取要求做出回复。各国政府商定,“科学政策平台”的四大主要功能如下:

  • 发现并优先处理政策制定者所需的主要科学信息,并鼓励努力创造新知识;
  • 定期而及时地对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方面的知识及其相互联系做出评估;
  • 通过发现与政策有关的工具和系统方法,支持政策的形成与实施;
  • 优先考虑为改善科学与政策之间的互动所需的主要能力建设需求,并为与其各项活动直接相关的优重级别最高的需求提供和征邀财政及其它支助。

“科学政策平台”的主要原则是什么?

各国政府商定,在开展工作时,“科学政策平台”应:

  • 与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方面现有的倡议协作——包括多边环境协定、联合国机构以及各种科学家和知识持有者网络,以填补空白,借鉴其工作,同时避免重复;
  • 在科学上独立自主,通过对其工作进行的同行审查及其决策过程的透明化,确保可信度、相关性与正统性;
  • 采用清楚、透明且在科学上可信的程序,对来自所有相关来源的数据、信息和技术进行交流、分享和使用,其中酌情包括未经同行审查的文献;
  • 认可并尊重本土和当地知识对生物多样性与生态系统的保护和可持续利用所做出的贡献;
  • 铭记各多边环境协定各自的工作任务,提供与政策有关的信息,而非规定性政策建议;
  • 根据全体会议确定的重点,将能力建设整合进其工作的所有相关方面;
  • 承认区域内和区域间独特的生物多样性和科学知识,还承认发展中国家充分、切实参与的必要性,以及在其结构和工作中体现平衡的区域代表性和平衡的区域参与度的必要性;
  • 采用跨学科和多学科的方法,纳入所有相关学科,包括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
  • 在其工作的所有相关方面,认识到性别公平的必要性;
  • 触及陆地、海洋和内陆水域的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问题,以及它们之间的相互作用问题;
  • 酌情确保充分利用国家、次区域和区域的评估与知识。

“科学政策平台”的管理结构会是什么样子?

尚未商定“科学政策平台”确切的管理结构。不过,在釜山召开的第三次会议上(见“科学政策平台”迄今进程如何?),各国政府商定:

  • 应定期对该平台的效率和成效进行独立的审查与评价,审查与评价周期由全体会议决定,并酌情视需予以调整;
  • 新平台应设立为一个独立的政府间机构,由一家或多家现有的联合国组织、机构、基金或方案负责管理;
  • 全体会议将充当该平台的决策机构;
  • 全体会议应向联合国所有会员国和各种区域经济一体化组织开放,供其参与;
  • 政府间组织及其它相关利益攸关方应作为观察员参与全体会议;
  • 一般来说,全体会议应通过其议事规则(其议事规则尚待确定),经各位政府代表一致同意后做出决定;
  • 将设置一名主席和四名副主席。

“科学政策平台”与各种多边环境协定之间可能是什么关系?

建 立“科学政策平台”,旨在对各国政府和其它利益攸关方的需求做出回应,包括缔约方向各多边环境协定表达的那些需求。接收和回复各种要求的程序尚待确定,但 若干多边环境协定——包括《生物多样性公约》、《拉姆萨尔湿地公约》和《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均已在其各自的科学附属机构背景下考虑过“科学政策平 台”。因此,预计届时上述科学附属机构有可能构成各多边环境协定与“科学政策平台”之间的主要纽带——通过将各多边环境协定的科学需求传达给“科学政策平 台”,并充当“科学政策平台”的成果可能被各多边环境协定采纳的渠道。

“科学政策平台”将如何获得供资?

各国政府商定,应设立一个核心信托基金,接收各国政府、联合国机构、全球环境基金、其它政府间组织及其它利益攸关方(比如私营部门和基金会)的自愿捐款。

“科学政策平台”秘书处将设在何处,由哪一家或哪几家组织充当东道机构?

尚未就“科学政策平台”秘书处的地点问题做出决定,亦未就哪一家或哪几家组织将负责管理“科学政策平台”的问题做出决定。不过,在釜山曾商定,“科学政策平台”应设立为一个独立的政府间机构,由一家或多家现有的联合国组织、机构、基金或方案负责管理。

确定“科学政策平台”秘书处地点和东道的标准和程序问题,将在即将召开的全体会议第一届会议上予以讨论。预计将在拟于2012年年初召开的第二届会议上做出有关东道安排的决定。

“科学政策平台”将如何与其它机构合作?

在釜山曾商定,“科学政策平台”将与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方面现有的倡议协作——包括各多边环境协定、联合国机构以及各种科学家和知识持有者网络,以填补空白,借鉴其工作,并避免重复。

在确定“科学政策平台”工作方案时,应考虑一系列不同层级的评估活动,这一点具有重要意义。这其中包括全球评估,比如“森林资源评估”和“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各种评估活动,此外还有越来越多的在“千年生态系统评估”基础上开展的次全球生态系统评估活动。

环境署在“科学政策平台”问题上有何作用?

环境署召集并协助了2008年和2010年间的三次有关“科学政策平台”问题的政府间和多方利益攸关方会议,在上述会议上得出了应建立“科学政策平台”的结论。后来,联合国大会在2010年12月的一项有关环境署的决议之中,请环境署召集全体会议,以使该平台开始全面运转。在其于2011年2月召开的第二十六届会议上,环境署理事会请环境署执行主任与教科文组织、粮农组织和开发署合作,于2011年召集全体会议,并继续协助旨在落实该平台的任何后续进程,直到成立了秘书处。

环境署如何让其它相关组织参与“科学政策平台”进程?

依照联合国大会决议和环境署理事会决定,环境署正在与教科文组织、粮农组织和开发署合作,并与其它相关组织密切磋商,开展工作,以期于2011年召集全体会议。这其中包括与联合国机构、各种多边环境协定以及来自科学界和更广泛的民间社会(包括非政府组织和私营部门)的其它相关利益攸关方合作共事。

“科学政策平台”迄今进程如何?

继2007年11月的“生物多样性问题科学专业知识国际机制”磋商进程多方利益攸关方国际指导委员会最后一次会议之后,开始了有关“科学政策平台”的 具体讨论。在“生物多样性问题科学专业知识国际机制”磋商过程中,决定邀请环境署执行主任与各国政府及其它合作伙伴协作,召集政府间和多方利益攸关方会 议,审议设立一个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机制的问题。在参与“千年生态系统评估”后续举措的利益攸关方之间,还就“生物多样性问题科学专业知识国 际机制”和“千年生态系统评估”的后续进程应当合而为一的问题达成了共识。这一合并导致了目前的“科学政策平台”进程。

组织了三次政府间和多方利益攸关方会议(2008年在马来西亚、2009年在肯尼亚、2010年在大韩民国),讨论加强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问题上科学与政策之间互动的各种途径。在前两次会议上,确定了加强科学与政策之间互动方面存在的空白和需求,而在于2010年召开的釜山会议上,各国政府决定应设立一个“科学政策平台”,并作为釜山成果的组成部分,商定了该平台的许多运作原则。

釜山成果受到了2010年10月在日本名古屋召开的《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方大会第十次会议的欢迎,并随后在联合国大会第六十五届会议上得到审议。联合国大会通过了一项决议,请环境署召集全体会议,以尽早使“科学政策平台”开始全面运转。后来,该决议被纳入2011年2月召开的环境署理事会第二十六届会议的一项决定之中。

为响应上述各项决定,环境署正在与教科文组织、粮农组织、开发署及其它组织合作,召集全体会议,以使“科学政策平台”开始全面运转。该全体会议拟召开两届——第一届拟于2011年10月3日至7日召开,而第二届拟于2012年年初召开。

在上述两届会议上,各国政府代表将确定“科学政策平台”的运转模式和机构安排,比如其议事规则、管理结构,以及其秘书处的东道国和东道机构安排。他们还将商定初步工作方案。

“科学政策平台”常被称为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方面的一个类“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平台:二者之间有何异同?

在 有关“科学政策平台”建立问题的讨论中,“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被反复提及,对各国政府在建立“科学政策平台”过程中的思考起了指导作用。“政府间 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提供了一个具有权威性的独立渠道,通过该渠道,向各国政府及其它受众提供气候变化方面的科学知识。“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还在 如何才能使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方面的科学知识更有效、更独立地影响环境与发展决策方面,充当着一个旗舰范例。

“科学政策平台”的建立有着相同的宏旨,即确保向各国政府及其它决策者提供最佳现有科学知识。与“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一样,“科学政策平台”将设有强大的同行审查程序,且将从全世界范围借鉴多学科专业知识。

不过,从气候方面科学与政策的互动之中,也可以吸取许多教训,包括从“科学院间委员会”2010年对“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审查结果之中吸取教训。

随着“科学政策平台”工作方案细节的确定,还很可能出现重大区别。例如,“科学政策平台”的评估范围将更为广泛,其中次全球评估和专题评估等元素的分量会比在“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评估之中更重。这一点系应在更为本土的层面上处理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问题所具有的重要性而做出的安排。此外,“科学政策平台”将比目前的“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拥有一套更为强大的能力建设工作方案。

我如何才能以个人身份参与“科学政策平台”?

与 “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和“千年生态系统评估”相似,“科学政策平台”将依靠专家的个人贡献来开展其科学评估工作。在即将召开的全体会议两届会议 上,各国政府的代表将就使各种利益攸关方参与“科学政策平台”的规则与程序做出决定。有关如何以个人身份参与的进一步详情将在“科学政策平台”网站上提 供,并将通过各种科学网络及其它手段广为宣传。

在准备就“科学政策平台”的模式和工作方案做出决定的过程中,许多国家的政府亦在咨询其国内科学界,从而提供了一个参与的机会。

我在哪里可以找到有关“科学政策平台”的更多信息?

你可以注册加入“科学政策平台”的邮件名录,也可以在Twitter上找到“科学政策平台”。